2012年4月19日

國泰機最大聲 飛機噪音轟炸半山

國泰航空 747-400型號航機是製造最多噪音的機種

2012年04月19日  來源 : 蘋果日報

【本報訊】當局在航機噪音重災區東涌、馬灣及葵青一帶監測噪音,去年 1月於珀麗灣錄得最高的 955架次飛過的航機發出超過 70分貝噪音。港島半山富豪地因近飛機航道,干德道翠錦園和渣甸山畢拉山道也被噪音轟炸。國泰航空 747-400型號航機是製造最多噪音的公司和機種。 記者:呂焯均


2012年4月7日

2012中學文憑試通識科卷二 有關「機場第三條跑道」一題的見解

2012-04-07
2012中學文憑試通識科卷二 有關「機場第三條跑道」一題的見解

環保觸覺關注本港城市規劃以及基建對生態的影響。本會部份成員是義務工作,來自各行各業,當中亦有是教師。

今屆文憑試通識卷多條題目引起關注,其中卷二的第一題有關「第三條跑道」題目,本會亦有一些看法以供大眾參考。

題目的命題提出是否應優先考慮整體社會利益而非個人利益,以文章及命題的結構,似乎是想引導答題者,第三條跑道的經濟利益就是「整體社會利益」,而居民生活及環境生態就是「個人利益」。這題目的引導性相當強,用上「整體社會利益」及「個人利益」的字眼來引導學生來認同該命題之看法。考生在時間緊逼的考試當中,唯有「遵從」試題的引導,難以獨立地思考及答題。環保觸覺對於考評局出題質素欠佳及偏頗,實在對此深表遺憾,並已去信表達關注。

本會之主席譚凱邦先生對於該題刻意將經濟利益等同「整體社會利益」,表示商榷。他亦親自作答了該題(下文),這篇文章並非為取得高分而撰寫(亦實在不知如何從這偏頗的題目取得高分),但實實在在分享本會對於「環境」、「經濟」、「整體社會利益」、「個人利益」、「第三條跑道」的想法,相信具參考價值,盼各老師及大眾指教,並可和學生分享。

面對政府過往多年對大型基建的盲目追捧,實在有賴各位老師帶領同學反思基建的巨額支出及對環境生態的巨大破壞。


環保觸覺主席譚凱邦 回答 通識科卷二 第一題(a)部份 有關第三條跑道的問題

有關第三條跑道的試題 (相片來源 : 明報 8-4-2012)

文章第一段主要提出航空業界支持第三條跑道,認為對經濟相當重要;而第二段主要提出受影響居民及環保團體的反對立場,他們認為第三條跑道會帶來負面影響。

題目的命題提出是否應優先考慮整體社會利益而非個人利益,以文章及命題的結構,似乎是想引導答題者,第三條跑道的經濟利益就是「整體社會利益」,而居民生活及環境生態就是「個人利益」。

本人認為這假設並不合理,經濟利益並不等同「整體社會利益」,而居民及環團的關注也不是「個人利益」。所以,這命題的設定本身出現了問題,並具極強的引導性。

去年機管局採用鋪天蓋地的宣傳,用上近千萬的宣傳費,來美化第三條跑道對香港的益處。很多市民經機管局「洗腦」後,得出第三條跑道是對香港好的印象,以為這就是「整體社會利益」。不過,本人認為這並非社會整體利益,而只是政府及官方機構多年來採用的策略,以誇大經濟效益及創造職位的方法推動基建上馬。

事實上,基建建成後的使用率及經濟回報率,政府一直沒有複核。就以連接蛇口及流浮山的西部通道為例,車輛使用率一直偏低。而創造職位方面,基建創造職位的比率其實是相當低的,因為超過6成的支出是用在鋼材及建築材料,用在工人之工資上的支出並不多。

以第三條跑道的1362億計算,大部份是用作填海工程開支,是名符其實「倒錢落海」。剩下的支出,就落在顧問公司及建築公司手上。而建成後,不少的得益是落在機管局及航空公司手上,所以興建第三條跑道不算是「整體社會利益」,實際上只是既得利益者的「個人利益」。

有論者可能說,多些旅客便可令整體社會得益,這也值得商榷。根據旅遊發展局的資料,近年的旅客增長主要來自內地,這是由於放寬自由行之故。近年,本港主要街道都被金舖及珠寶店進駐,引致商舖租金不斷上升,很多提供香港人日常用品的店舖相繼結業。若第三條跑道興建後,帶來更多的內地人,對香港是好事還是壞事?會否帶來更多雙非問題?香港地少人多,是否能承受更多的旅客?

英國於多年前,亦是曾討論是否於希斯路機場興建第三條跑道,當時的討論並非只側重於經濟效益,並同時以社會資本投資回報來計算是否值得進行該項目,即把社會成本及環境成本量化,以扣減經濟回報。計算結果發現,推行項目沒有像預期中為英國帶來得益,更會在整體社會利益的計算上錄得虧蝕。可惜,機管局並不願意參考英國,進行社會資本投資回報計算,來證明第三條跑道對「整體社會」有益。

另外,本人不同意居民及環保團體的關注是「個人利益」。本人認識很多東涌及珀麗灣的居民,深深體會到他們的日常生活被噪音滋擾。以他們的描述,由於機場是 24小時運作的,他們經常於深夜被飛機噪音弄醒,甚至徹夜難眠。他們只是想生活的環境較為安靜,這是合理期望,並非「個人利益」,任何一個香港人也希望得 到優質的睡眠。

環保團體關注空氣質素、二氧化碳排放,這更非「個人利益」,反而是「整體社會」的利益。香港空氣污染惡名昭彰,多間大學的研究已指出空氣污染影響港人健康及增加死亡率。提升空氣質素,不但改善環境,更可使港人的健康得到保障,減低醫療開支。而二氧化碳的排放加劇溫室效應及全球暖化,所以環保團體關注的不單是「整體社會的利益」,更是全世界的利益福祉。對於命題矮化環保團體的關注為「個人利益」,實在荒謬。

第三條跑道的另一個關注點,是填海將破壞白海豚的棲息地。政府於1997年回歸時,將中華白海豚訂為回歸吉祥物,為回歸增添名聲。但當構思興建第三條跑道時,他們的生存權利並不得到政府及機管局理會。環保團體關注他們的存活,是理解到人類應和大自然生物和平共存,可惜,機管局就以前段所說的方法,企圖以「偽整體社會利益」的論述,壓制反對第三條跑道的聲音,將反對者視為為了個人利益,本人實在希望有識之士不要中了機管局的圈套。

總結而言,文章及命題並不配合,而本人完全不認同命題的論點。本人認為透過這次第三條跑道的廣泛討論,社會各人應重新思考何謂大眾利益,不要將政府及機管局提出的狹義、存疑的經濟利益,錯誤視為「整體社會的利益」。

題目的命題提出是否應優先考慮整體社會利益而非個人利益,以文章及命題的結構,似乎是想引導答題者,第三條跑道的經濟利益就是「整體社會利益」,而居民生活及環境生態就是「個人利益」。


2012年3月18日

Third Runway : White Elephant at Dolphins' Expense?


Source : baccarat magazine

2012年2月29日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漁業中心最新研究報告-揭示填海興建第三條跑道將為本港漁業帶來4,800萬港元損失

世界自然基金會於今天公布一項由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漁業中心進行,有關填海對香港漁業影響的研究報告。報告估算填海650公頃的香港國際機場第三條跑道項目,會對即將實行的禁止拖網捕魚及禁止在海岸公園進行商業捕魚,兩項海洋保育措施對海洋生態系統及可持續發展漁業的恢復及發展造成影響。研究指出,於未來18年間 ,填海工程將會為漁業帶來4,800萬港元的漁獲損失,純利虧損亦高達1,100萬港元。

研究發現第三條跑道填海工程對漁獲及漁民的影響,遠高於機場管理局所估計的五倍。是次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所做的研究顯示,第三條跑道會令香港每年的漁獲總量下降0.44%,較機管局所估計的0.08% 高出五倍。報告已把2012年底實施的禁止拖網捕魚和其他漁業管理措施將為海洋生態系統及海洋資源帶來的益處,一併納入計算之內。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高級環境保護主任(海洋)李美華指出:「機管局淡化第三條跑道填海工程對漁業及漁民的影響。若不進行漁業模擬研究,我們將會無法準確估計填海所帶來的真正成本。是次結果能為『社會投資回報評估模式』研究 (SROI)提供重要資訊,計算第三條跑道所帶來的真正環境和社會成本。」

報告結果亦顯示,由於填海將會減低於禁止拖網捕魚後魚類、蝦及魷魚等漁業資源的恢復,直接減少漁民的漁穫,估計有31名非拖網捕魚的漁民會因此而失業。若政府以現行程序向受影響漁民作出賠償及提供再就業培訓,估計需額外使用1,200萬 至3,100萬港元。

李美華續說:「計劃中的第三條跑道將會削弱禁止拖網捕魚為社會和生態帶來的裨益,降低相關漁業及海洋保育措施的成效。政府一方面嘗試恢復本港的漁業資源,另一方面卻企圖破壞重要的沿岸生境並損害海洋生態。政府在決定落實此大型填海計劃之前,需詳細考慮填海對海洋生態系統和可持續發展漁業所造成的所有影響。」

此研究於兩個月前展開。世界自然基金會與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漁業中心共同研究,透過科學化的模擬計算,分析禁止拖網捕魚如何令漁業資源恢復,及填海對漁業所造成的影響。

2012年1月24日

中華白海豚到車公廟 為海洋生態求籤 求得下籤

中華白海豚上岸 到車公廟為海洋生態求籤
面對填海及第三跑道 生命危在旦夕
求得下籤 寓意「大型填海工程嚴重影響海洋生態」「工程費勢大幅超支 將成大白象工程」


今天是大年初二,環保觸覺穿上粉紅色衫,扮演中華白海豚,到車公廟上香及為海洋生態求籤。

政府選了25幅地研究填海,而機管局則打算霸王硬上弓填海建第三跑道,而很多選址都是中華白海豚及江豚的棲息地,很多海洋生物的生命危在旦夕。環保觸覺項目經理何嘉寶指出:「現時這些無辜的海洋生物,除了求神問卜,還可以做什麼?」

本會成員上香後,為海洋生態求籤,求得32簽下簽,簽文為:

聞 道 今 宵 是 上 元 銀 燈 火 樹 耀 長 天
無 端 一 陣 狂 風 雨 萬 家 燈 熄 斷 管 弦

解曰:凡事不宜


何女士解籤道:「第一及二句顯示現時的情況是好景象,但當有『狂風雨』後,事情就變壞。」她認為,這籤文『狂風雨』是指填海工程,寓意「大型填海工程嚴重影響海洋生態」。何女士補充:「第三條跑道預計填海650公頃,位置是中華白海豚的棲息地,這可能令部份白海豚步向死亡。」

另外,解籤書指這32簽「可能破財」,何女士認為這寓意「工程費勢大幅超支,若夾硬上馬,將成大白象工程」。環保觸覺再次促請政府及機管局擱置第三條跑道。

註:求籤並非精密科學,只作參考之用


2012年1月17日

中華白海豚 is dying, you know ?

此報紙廣告於 2011 年 1 月17 日刊登, 由熱心關注海洋生態的市民集資創作而成

(點擊上圖放大)

2012年1月10日

環保觸覺 2012-1-10 的報紙廣告

以下為環保觸覺於報紙刊登的報紙廣告

2012年1月9日

移山填海——一場誤導性的「諮詢」


週一, 2012-01-09 20:40 — 黃俊邦

由發展局、規劃署及土木工程署共同推展的「優化土地供應策略」諮詢,本沒有引起太大的爭議,然在今年一月,政府放話要開展維港以外的填海,考慮的選址達到驚人的二十五處,包括在離島區的長洲及南丫島附近建大型人工島,又建議將坪洲—喜靈洲及蒲台島—螺洲連接。傳媒一片唱好,《明報》社論最為誇張,社論標題為《填海計劃雄心萬丈喜見久違了的夢想》。相反,不少市民則對這股「雄心」感到嘩然,在一月七日的第一期諮詢活動之一,題為【在維港以外填海 - 其中一種土地供應模式】的專題討論會坐無虛席。討論會設報告環節,香港漁業聯盟的姜紹輝手中沒有講稿,一拿咪便直指問題核心乃「土地分配」,佢直指政府利用一年輕人在玩「The Sims」電玩遊戲,旁白說「將來都夢想有一個家」的宣傳片「睇到人嘔」,「將來填海出黎既土地係俾你既咩?」

數據薄弱,諮詢具誤導性

為了支撐「香港土地供應不足」、「填海有必要」的結論,發展局從諮詢文件提供的數字到討論會的安排,也處處引導公眾。第一,最常談及的便是人口增長 估計,發展局的數字為至2039年會增長25%至890萬。這個數字自然沒考慮政府的人口政策、與內地融合如高鐵建成後的所謂一小時生活圈、港人遷居內地 等因素。第二,也就是最驚人地故意粗疏的一點,文件羅列出目前香港有700萬人,目前供居住的用地為76平方公里,因此得到每新增100萬人口便多需要 11平方公里的結論,以新增180萬人計算,所以香港未來將額外需要20平方公里住宅用地。這公式完全沒考慮目前76平方公里當中有30多平方公里為三層 高的鄉村式發展用地,以及發展密度及高度不一等重要因素。

IMG_6837

筆者有參與是次討論會,除文件之外,討論會的安排也是精心設計,全場共分六台,每台均有一學者主持討論。然大會派發的問卷,只要求公眾討論是否同意 維港以外填海、選址的準則及揀選可行的地點,不容許質疑文件的分析是否準確以及土地政策以及用地分配等更為核心的問題。除了議程控制之外,筆者也發現同台 有建制派工程師嚴建平,努力協助討論重回「正軌」,集中討論大會提議的三條問題。

土地供應的官商分工

對於未來的房屋及土地政策,在歷經以菜園村為代表的新界反迫遷運動、丁屋爭議以及連年樓價高企的背景下,已成為下屆特區政府所必須處理的問題。剛發表土地政綱的特首參選人梁振英不贊成填海,提議「港人港地」的政策,以推動新界東北、古洞及洪水橋新市鎮為解決方案。另一位參選人唐英年則對填海相對支持。然不論唐、梁何人當選,來屆的政府也會調整土地策略。在諮詢文件中, 政府提到目前的六種土地供應模式,分別為「更改土地用途」、「收地」、「重建」、「發展岩洞」、「重用前石礦場」以及「填海」。上述六種主要可分為兩類, 第一類是由私人主導,分別是「更改土地用途」、「收地」及「重建」,政府在汲取菜園村、紫田村的教訓後,將盡量避免直接收取小市民的物業及土地,改由透過 已實行的降低《強拍條例》的門檻、寬鬆的城規會制度及半官方的機構如港鐵、市建局進行。第二類由政府主導的,則是開發一些「無人地帶」,如岩洞及前石礦 場,以及最簡便的填海方法。這種分類無疑對發展商及政府而言,好聽一點的是互惠互利,難聽便是官商勾結。由私人發展商收地、重建,可免去重蹈「菜園村式抗 爭」的政府管治危機(流浮山虎草村迫遷便是發展商迫遷的最新例子),再利用利益衝突嚴重、規劃原則把持不定的城規會通過發展方案或更改土地用途作為回報。政府則以最簡便的途徑開拓更多土地,供發展商繼續擴展,政府則從中獲賣地收益。

城市規劃制度崩壞

這次的諮詢文件,也反映政府的規劃制度崩壞。以二十五處建議填海選址為例,不少地點均嚴重違反政府自己制定的規劃用途。筆者居住南丫島,城規會才剛因發展規劃過大,與南丫島環境生態不符等理由,否決南丫島南的東澳大型發展計劃。一個月不到,政府自己便提議在南丫島北建人工島及在索罟灣填海。這些建議選址,根本是漠視城市規劃以及政府自己以2006年制訂的《香港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 在這份《策略》當中,南丫島本就定位為低密度及具高生態價值的地點,不過五年時間,同一個政府決策局及政府部門便可以對自己的研究視而不見。另一個「人工 島」的選址建議長洲南,更是政府規劃的垃圾焚化爐的旁邊。此外,政府的政策也前後矛盾,世界自然基金會的 Andy Cornsih 博士便指出政府去年才以保護海港為理由,禁止本地的拖網漁船作業,不到半年又提議填海。他又表示目前香港僅有2%的海岸線列為海岸公園,不少海洋生態價值 甚高的海岸線仍未受法例保護。香港漁業聯盟的姜紹輝則表示政府故意欺負漁民,以十多億的賠償換取未來可供填海賣地千億的土地。

而在離島填海、建人工島及連島這些如此重要的規劃建議,事前均完全沒有諮詢區議會(網站另一則關於坪洲的報導)。建制派在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大勝,似乎政府十分安心地把區議會視為必定支持政府,連諮詢也免去的「橡皮圖章」。

未來還有三場公眾論壇,大家可到報名出席。

IMG_6826 IMG_6836
圖左:環保觸覺成員在場外抗議填海
圖右:香港漁業聯盟的姜紹輝炮轟政府


原文連結 : http://www.inmediahk.net/%E7%A7%BB%E5%B1%B1%E5%A1%AB%E6%B5%B7%E2%80%94%E2%80%94%E4%B8%80%E5%A0%B4%E8%AA%A4%E5%B0%8E%E6%80%A7%E7%9A%84%E3%80%8C%E8%AB%AE%E8%A9%A2%E3%80%8D